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审讯室里发生的事实验室里的导师已经告诉了他。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还有这样的本事,真是令他刮目相看。

    听到他这样说,封沁沁抬头。

    那目光好像在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薄仲邺笑,笑的好看,笑的迷人,封沁沁一下子就失了魂。

    她瘪嘴,这男人长这么好看干什么?

    薄仲邺重新搂住她的腰,也没有解释为什么。

    封沁沁也没有再问,但是现在也不能和他一起回去。

    “一会儿牛峰要走,我想去送送他。”

    闻言,薄仲邺的眉头皱了起来。

    虽然刚刚牛峰说他和封沁沁只是朋友了,但是想到他替封沁沁挡硫酸薄仲邺心里就不舒服,当然更多的是庆幸,幸亏没有泼到封沁沁的脸上。

    尽管如此,他也不希望他的女人和其他的男人走的太近。

    “怎么,他自己没有长脚吗?还是他才有三岁还需要你的照顾。”

    封沁沁:“……”

    牛峰:“……”

    说话要不要这么毒。

    人家既然这么说了,牛峰自然是不让封沁沁再送他的,诚如薄仲邺所说,他有脚,年龄也比封沁沁大,那他自己回家好了。

    牛峰走了,封沁沁被薄仲邺给带走了。

    宾利车里,封沁沁自己系好安全带,规规矩矩的坐好,反正今天这事一出来她是不会去实验室里,估计今天实验室也没有人去。

    “你要带我去哪?”

    他都不去公司的吗?

    薄仲邺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掷,他还真是没有想到要去哪,早上接到导师的电话,说是他们都进了警察局,当时担心她会受委屈所以就扔下公司的事务赶来了这里,谁知他还在路上的时候导师就给他打电话说已经解决了。

    原本想要来为她做主,顺带安慰她一下的,得,现在什么都不用做了。

    “你想去哪?”

    这个时候他还真不知道要去哪,如果她有想去的地方的话那他倒是可以陪着她一起去。

    封沁沁眉眼微抬,闪过一丝惊喜。

    “我想去哪都可以吗?”

    薄仲邺点头。

    他既然问了,当然是去哪里都可以,他又补充了一句。

    “要在桐城。”

    听到他补充的那句话,封沁沁想翻白眼。

    去外地倒是有时间啊。

    “我哪也不想去,我今天想回家一趟,你看行吗?”

    算起来,已经有四五天没有回家了,她想回家看看妈妈。

    薄仲邺目光一掷,闭了闭眼,似是在思索。

    这丫头是该回去了,今天也没什么事,那就同意了吧。

    “行,你是自己回去还是我送你?”

    薄仲邺想着她应该不会让他送的。

    果然。

    “真的吗?”

    封沁沁两眼放光,两只小手抓住男人的衣袖,满脸都写着开心。

    看着她这样惊喜,薄仲邺感觉自己的心被揪了一下。

    他在想,他是不是对她太苛刻了,所以她才这样怕他?

    怕他?

    他的目的不是这样的,从来都不是。

    他僵硬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很不好受。

    看到他点头,封沁沁脸色的笑意更深了,迅速解开安全带,边解边说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