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对上女孩可怜兮兮的目光,薄仲邺暗自叹口气,声线也平和了些。

    “我不是要凶你,只是问你原因。”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是哄小女朋友一般。

    听到他的话,封沁沁的眼睛睁的奇大,真的是被他震惊到了。

    被震惊到的何止是封沁沁,连薄仲邺自己都被自己的声音给惊呆了。

    刚刚那样温柔说话的人是他吗?

    真是疯了。

    封沁沁眨巴眨巴眼,又低下头不去看,故意不去在意他的宠溺,嘴里小声嘟囔道。

    “是她先要泼我的,结果我朋友帮我挡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就泼了她。”

    最后还是解释了,封沁沁觉得她应该解释一下的,毕竟把她从警局捞出来也挺不容易的。

    薄仲邺眉头瞬间皱起。

    “那你有没有受伤?”

    说完这句话,薄仲邺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这是怎么了?

    竟然这么关心她,听到她差一点受伤,心里就担心的厉害。

    他不自然的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女孩,好像是没有听出一般,搅着手指摇了摇头。

    薄仲邺松了一口气。

    “咕噜噜——”

    片刻,客厅里响起一阵不太协调的声音。

    音源,封沁沁的小肚子。

    封沁沁皱着小眉头,小小的脑袋勾的更低了。

    真是太丢人了,怎么就不能争气一些呢?

    薄仲邺嘴角轻弯,心情莫名很好。

    真是个无忧无虑的丫头啊。

    “王妈,做饭。”

    “好的,大少爷!”

    封沁沁偷偷瞄了一眼走进厨房的王妈,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是需要吃饭的,不然今天晚上肯定睡不好,还很有可能会睡不着。

    饱饱的吃了一顿,封沁沁砸吧砸吧嘴儿,觉得肚子好舒服啊。

    看着她这个样子,薄仲邺既头疼又无奈。

    “你那个朋友怎么样了?”

    听到他问牛峰,封沁沁脸色暗了下去。

    “医生说很有可能恢复不过来。”

    她现在能安慰自己的就是只是一小块,牛峰说的也没有错,那一小块对于一个男生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反而会更有男人味,可是她就是过意不去。

    这一晚,薄仲邺还是没有把她怎么样,只是抱着她冰凉的身体。

    封沁沁也可以放松下来,难道他就是想要她来陪他纯睡觉而已?然后再顺便给她暖暖身子?

    封沁沁无暇多想,明天还要早起给牛峰做饭所以要赶快睡了。

    封沁沁睡着后不久,薄仲邺睁开了眼。

    看着女孩安静的睡颜,薄仲邺拿起手机给特助乐源发了一条信息。

    第二天一早。

    封沁沁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想要伸个懒腰,发现自己的腰被一双大手给固定住了,更可恶的是一只手还在她的胸前。

    妈的,就知道吃她的豆腐!

    封沁沁很没好气的将那双不老实的手给拍掉,男人立即哼唧一声,然后又覆了上去。

    封沁沁吓了一跳,刚刚她竟然敢打他,他要是醒了岂不是会和她没完,她可打不过他。

    封沁沁轻轻的将他的大手给挪开,然后又蹑手蹑脚的下床,找到衣服迅速的穿上。

    不知道是不是一整夜都被人搂着的缘故,感觉身子竟然没有之前的那种彻骨的冷了,封沁沁摇摇头,走进浴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走出了卧室。

    来到厨房,幸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