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封文军走过去,封沁沁看都不看他一眼,抬脚就要离开。

    “沁沁。”

    封文军叫住了她。

    封沁沁停住脚步,但没有回头看他。

    封文军也不在意,喉结微动,艰难开口。

    “沁沁,我希望这件事不要让你妈知道。”

    他不想让她担心。

    封沁沁笑出了声。

    听到她的笑声,封文军觉得讽刺。

    “不要再用这样的态度来吩咐我,好像你很为我妈着想一样。”

    封沁沁离开。

    走到楼梯拐角,和妈妈碰上,柳萍看着女儿怪异的步子,很是心疼。

    “哎呀,你怎么上来了,走,去妈妈房间,妈妈给你上药。”

    母女俩来到柳萍的房间,二十年前,夫妻俩就分居了,柳萍也搬出了主卧。

    房间的布置很简单,靠着墙壁的是一张大床,然后是衣柜和书桌椅子还有梳妆台,再多的也没有了。

    柳萍扶着女儿到床边坐下,然后拿出医药箱给她上药。

    封沁沁把腿跷到妈妈的腿上,方便她涂药。

    其实伤口并不深,自己割的自己,怎么可能会用力。

    封沁沁看着母亲给她认真上药的模样,她的动作很轻,好像怕弄疼她一样。

    上好药,柳萍拿出一新的创可贴给她贴上。

    “好了,晚上我再给你上一次药,现在你要不躺床上休息会?”

    封沁沁怎么敢在这这里休息,她身上都是那个男人留下来的痕迹,羽绒服一脱妈妈就什么都看到了。

    “不用了妈,还有几天就是期末考试了,大三要是挂科的话可就没有机会补考了。”

    封沁沁对着母亲吐舌,整个就是一不喑世事的女孩。

    柳萍无奈,轻轻的点了点她的脑门。

    “还不是怪你自己总是临门抱佛脚!”

    柳萍语气里满是宠溺,哪里有半分因为女儿不好好学习而生气的样子。

    封沁沁一下钻到母亲怀里,抬起粉嫩的小脸,笑道。

    “那是因为我聪明。”

    柳萍笑。

    回到自己房间,封沁沁并没有去学习,而是立刻脱掉衣服打算去洗澡。

    脱掉衣服,封沁沁并没有立刻去自浴室,而是站在梳妆镜前看着自己的身体。

    从脖子到小腹,几乎都没有逃过他的魔手,特别是脖子和胸前,一看就是被咬过啃过的痕迹,触目惊心。

    这人是野兽吗?

    她从初一就开始看言情小说,看漫画,那个时候就知道了吻痕的存在,如今轮到了自己,封沁沁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应该是庆幸封文军没有把她卖给一个五六十岁的猥琐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