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别...别这样...”

    声音蚊子一般,透着小可怜,如果仔细听得话就知道她都快要哭了。

    薄仲邺的手停在她的牛仔裤上,低头看着身下的小女孩,女孩的眼眶已经红了,隐隐还有晶莹,他怔了一下,随后眉眼微垂,叹了口气,伸手给她将拉链拉上,又把她羽绒服的拉链拉上,封沁沁一下子哭了。

    刚刚就差那么一点,他们就要在院子里做那种事了。

    前所未有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他怎么能这么对她呢,这是在外面呢,外面随时都有可能进来,再怎么样她也有羞耻心的,想想会被人碰到他们做那种事,她就害怕的厉害。

    她哭得越来越凶,薄仲邺看着女孩满脸泪水,心一下子慌了,甚至有些无措。

    刚刚他是失控了,不该拉着她在这里做那种事的。

    薄仲邺搂住她,动作还有些笨拙,嘴里轻声的哄着,声音很是温柔。

    “好了,别哭了,我不碰你了。”

    男人声音一出,两人的身子都僵住了。

    薄仲邺:这是他的声音吗,怎么这么的...柔。

    封沁沁也被吓坏了,纯属是被他雷的,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薄仲邺也会哄人,声音还这么好听。

    封沁沁慢慢的从他的怀里退出来,拉链已经拉好,封沁沁又紧了紧羽绒服,低着头不去看他。

    气氛一时间尴尬了。

    薄仲邺这会儿已经自在多了,声音也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回去休息吧,外面冷。

    这一晚,两人睡得格外的安静,薄仲邺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抱她,封沁沁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一晚两人却都没有睡好,封沁沁冷的厉害,这是老毛病了,每到冬天都暖不热被窝,不一会儿嘴唇就冻得发紫了,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都被人抱着的缘故,她感觉今天晚上格外的冷。

    又过了一会儿,床开始有了轻微的颤抖,薄仲邺眉头清皱,他知道女孩是冻得打冷战了。

    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思考了会儿,摇摇头,转过身长臂一探,封沁沁的身子落入了他的怀中。

    温暖的气息瞬间将封沁沁包裹,心,好像也不再那么冷了。

    封沁沁没有拒绝,不管是因为身体还是因为她的身份,她都没有理由拒绝。

    好在男人也没有想要把她怎么样,只是手臂紧紧地抱着她,将她搂得密不透风,随后在她耳边轻语。

    “好了,睡吧。”

    封沁沁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不再冷了,封沁沁一会儿就睡着了,听着耳边传来她平稳的呼吸声,薄仲邺睁开了眼。

    女孩睡着的时候很乖巧,一动不动,像个小动物一样钻在他的怀里,可怜的紧,小眉头皱着,特别是那小巧的鼻尖皱着,一副找到火源的舒服样,真真是可爱的紧。

    搂着女孩的力道又紧了些,自己也闭着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封沁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望着紧紧搂着她的男人,想起昨天的事,脸一下子红了个彻底,昨天真的是...

    封沁沁轻轻的推开他,然后起身穿衣服起来。

    牛峰是今天早上七点的火车,她要赶去送他。

    封沁沁来到实习公司的时候,结果却在宿舍门外等来了林芷幽和警察。

    封沁沁看了看他们,闭了闭眼。

    既然她不放过,那就各凭本事吧。

    她走过去。

    林芷幽指着她,朝警察说道。

    “就是她。”

    跟来的两个警察也是上次处理这件事的,说实话处理这样的事还真是头疼。

    “封小姐,还是请您和我们走一趟。”

    封沁沁看了看林芷幽,又看了看她身边的黄清,最后视线落在警察身上。

    “这样吧,我们叫上人证,今天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完。”

    她也实在是没有精力了,牛峰在这里什么也干不了,不如回家帮忙,她也不能拖着他。

    林芷幽嗤笑一声,脸上都是自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