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封沁沁没有等救护车过来,直接拦了一辆车火速赶到医院。

    两人坐在后座,封沁沁看着牛峰的脸身体颤得厉害,她知道,这张脸是毁了。

    怪她,怪她对林芷幽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结果却让牛峰替她受过。

    “别担心,去医院看一下就好了。”

    刚刚他已经自救了一下,虽然可能还是会毁容,但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总不能让封沁沁毁容吧。

    封沁沁不说话,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牛峰被送进抢救室,封沁沁坐在走廊,双手抱头,内心挣扎的厉害。

    她和牛峰一直都是最好的哥们,关系也很铁,从来都是不计较彼此。

    如今,他因为她躺在抢救室里,她多希望林芷幽那一试管硫酸泼在了她的脸上,如果牛峰今天毁容了,她该如何补偿他?

    这时,医院另一边传来了吵闹声。

    “天呐,幽幽,你怎么样,怎么会这样?”

    一道刺耳的熟悉声传到了封沁沁的耳朵里。

    黄清的声音。

    封沁沁身体发颤,抑制不住的恨意毫无止尽的袭来。

    “先让医生抢救再说。”

    林修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沉稳,成熟,儒雅,可是谁都不会知道他的内心拄着怎样的恶魔。

    封沁沁好想离开,但是她不要!

    她要这里等着。

    林芷幽被送进抢救室之后,黄清和林修就看到了坐在走廊里的封沁沁。

    林修愣了一下,一股担心袭上心头。

    难道是有谁生病了吗?

    是萍萍吗?

    林修控制不住的朝封沁沁走过去,封沁沁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沁沁,你怎么在这里?”

    林修的声音还是那样绅士,那样亲切,可是封沁沁却在只觉得厌恶。

    她不说话,林修也不生气,又问道。

    “是谁生病了吗?你妈妈还好吗?”

    他明显的关心让封沁沁烦躁,她抬起头,眯着眼看他。

    “我母亲好不好都和你没有关系,林先生,请收起你不必要的关心。”

    封沁沁见黄清已经朝他们这边来了,她不再多说,反正刚刚她说的话黄清肯定是听到了一会儿免不了对林修就是一顿争吵。

    “林修,你心里还记着那个女人是不是?!”

    果然,黄清二话不说拉着林修就要闹个没完。

    林修闭了闭眼,怒斥道。

    “你给我闭嘴!”

    他的声音低沉,怒气却很明显。

    黄清被他吼得身体一震,心也跟着哆嗦起来,可是嘴上还是不饶人。

    “我说错了吗,你就是念着那个贱人!”

    只听“啪”的一声,封沁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一个巴掌扇在了黄清的脸上。

    她才不会管黄清是不是长辈,谁要是敢骂她的妈妈,她就敢上前和她拼命!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黄清懵了。

    “你,你敢打我?”

    黄清手指着封沁沁,后者一脸的坦然更是让她气到爆。

    “你还有没有一点家教!”

    封沁沁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重新坐回长椅上,满不在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