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薄仲邺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他点了点头,吩咐。

    “你开一些好的药,让她尽快好起来。”

    医生开了药,内服的外用的都有,看着一堆的药,薄仲邺心疼的厉害。

    王妈送走医生就被薄仲邺叫了上来。

    薄仲邺站在床头,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孩,眼角都在抖,他真的是心疼了。

    如果能回到几小时前,他肯定不会这么做。

    “王妈,你说她会原谅我吗?”

    明明说好的明天就放她走,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明天别说是走,她能不能下床都是个问题。

    她一定会觉得他是故意的吧,事实上他也确实是故意的。

    王妈看着大少爷痛苦的表情,心下一目了然,她也是第一次见大少爷这个样子,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内疚的表情呢?

    “大少爷,您是喜欢上封小姐了吧?”

    从一开始她被大少爷叫来就知道他和封小姐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光明正大的男女朋友关系,她虽然和封小姐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知道每个女孩都有小女人的一面,可是,封沁沁在大少爷面前一直都是小心翼翼,从来都没有撒娇过。

    哪个女朋友不想向男朋友撒娇呢?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他们是契约关系。

    只是,在这段契约关系中,大少爷爱上这个女孩那是既狗血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薄仲邺没有说话,眸子一直看着床上的女孩。

    “她明天能起来吗?”

    王妈:“……”

    这她不能保证啊。

    “大少爷,要不要我帮封小姐上药?”

    薄仲邺对她挥了挥手,这件事还是他自己来吧。

    王妈离开。

    薄仲邺拿起外用的一小瓶药,先在封沁沁的唇上抹了抹,女孩的唇已经裂开了,肿的不成样子,薄仲邺低头吻了一下,动作很轻很轻。

    他又拿起药往封沁沁身上涂抹,足足半个小时才处理好,累了一身的汗,起身去浴室冲了个澡,掀开被子上床抱住了床上的女孩。

    封沁沁的身子又开始凉了,仿佛是感觉到热源,薄仲邺搂她的时候并没有拒绝。

    薄仲邺抱着软软的身子,心一下就归了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被一个女孩牵绊,只是这牵绊他又不觉得反感。

    看着女孩安静的睡颜,不一会儿他要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

    封沁沁是被疼醒的,她闭着眼还想睡觉,可是从窗户外射过来的光告诉她时候肯定是不早了,可是眼睛就是睁不开,她也不能动。

    浑身都疼,特别是大腿根,还有那个地方,更是疼的厉害。

    喉咙也是疼的很,不用说话也知道已经哑了,这都是她昨天叫的,她求他,求他,可是他根本就不听,慢慢的她也就没有力气叫了。

    想想昨天发生的事,她更不想睁眼了。

    如果就这样一直睡下去该多好啊。

    到底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到底还是成了他的人,封沁沁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她才二十岁,就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人,她说不清的,那种感觉已经深入骨髓,就觉得她这辈子也就他了。

    不然,她觉得脏。

    男人已经离开了,她睁开眼,华丽的吊灯映入眼帘。

    她该怎么办?

    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封沁沁没有去看是谁,只是盯着吊灯,目光空洞。

    薄仲邺走了过来,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她。

    唇上的上恢复的还挺快,口子愈合了,也没有昨天那么肿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