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记忆如潮涌一般,朝脑子里灌。

    明若感觉自己就要坚持不住。

    “别怕,有我在。”

    那年,她才七岁,这是薄仲卿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在她父亲的婚礼上。

    五年前,她的生日宴上。

    “生日快乐!”

    薄仲卿对她的祝福。

    “仲卿哥哥,我敬你一杯,这是我亲自调的酒,很好喝的。”

    他喝下了。

    第二天,迎接她的是明氏破产,继母携款潜逃,而她,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五年的点点滴滴,一下一下的涌入她的脑海,最后是薄仲卿的那一句。

    “你怎么这么贱!”

    明若低低的笑了,笑的凄惨,笑的绝望。

    她都要忘了,他们是要离婚的人啊。

    听到她的笑声,薄家人都朝她看过去。

    封沁沁更是扯开薄仲邺的手朝她走了过去。

    “若若,你怎么了?”

    明若朝她看了一眼。

    “小疯子,你知道吗,我要离婚了。”

    封沁沁:“…!”

    “你,你想起来了?”

    明若站起来,一步一步朝薄仲卿走了过去。

    扫了一眼他身边的女孩,视线最后落在薄仲卿的身上。

    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啊。

    在他的眼里,她就是贱啊。

    她就是一个骗子啊。

    他们本来就是要离婚的啊。

    他带别的女人过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有什么好心痛的呢。

    她的心,早就在五年前明氏破产,父亲去世后就死了。

    “二少,恭喜你,有佳人在畔,我不会因为我们离婚后的事情了。”

    女孩的声音很平静,脸上的神情亦然。

    薄仲卿内心却如惊涛骇浪般,平静不下来。

    明若不去看他,转身朝爷爷奶奶和他的父母看去。

    “薄爷爷,奶奶,伯父,夫人,我想离婚协议你们也都看到了吧?”

    不然的话,就算是她再心痛,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说离婚的事情。

    “若若,我们是不会同意你们离婚的,你就算是为了卿卿,试着和阿卿好好相处一下好不好?”

    作为母亲,佐瑶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过的好。

    此刻站在儿子身边的女孩,还不知道是什么货色,一个不干净的女人是没有机会嫁入薄家的。

    他们虽然不看中家世,但是必须要清白!

    明若笑了笑,“夫人,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真的不适合在薄家。”

    佐瑶是没脸和她再说什么了,朝王妈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

    走到薄仲卿身边的女孩身前。

    “小姐,请你出去。”

    女孩咬唇去看薄仲卿,后者看都不看她一眼。

    被带来的女孩只好跟着王妈离开。

    明若一直都没去看薄仲卿,既然说好了要离婚,那就再也没有看彼此的必要。

    想必薄仲卿也是这样想的吧。

    薄家的人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肿怎么办,离婚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们薄家的子嗣绝对不能在外面受苦。

    “薄爷爷,薄奶奶,伯父伯母,您都是当父母的,也请体谅一下我作为母亲的心情。”

    卿卿的抚养权,薄家人不会放弃,她同样也不会放弃。

    几位老人没说什么,明若的态度也很明显。

    卿卿,她是一定要带走的。

    婚,她也是一定要离的。

    如果说之前她还欠薄仲卿什么的话,那现在她什么都不欠了。

    她为他死过一次,那这次她一定要为自己而活。

    “若若,我知道,让你和阿卿结婚,委屈了你,说我们无情也好,自私也好,你心里再有不满,这婚,你们都是离不了的。”

    他们只能说如果要离婚,她也不能把卿卿带走。

    虽然这很为难,但是,也是因为他们知道明若绝对不会放开卿卿。

    这样,婚就离不成了。

    “薄爷爷,薄仲卿答应我的,离婚后孩子归我,以后你们谁想看她的话,我也可以把她送过来住几天,或者你们去接也可以。”

    薄秉忠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