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呃……”听到谭璇冒出这句话,在场的大堂经理和服务生都傻了眼。

    没有得到回应,谭璇又拽了拽江彦丞的胳膊,摇了摇,像是旧相识般撒娇道:“我们结婚吧?”

    情况越来越看不懂了,好像是女朋友当场逼婚似的,越来越多的人看过来,围观这一奇特的一幕。

    大堂经理犹豫了一下,看着江彦丞问道:“先生,请问你和这位女士认识吗?”

    如果他们是陌生人,女方怎么会提这样的要求,在酒店的餐厅里,随便拽住一个男人就要和对方结婚,不管他长得什么样子,是好人还是坏人。

    江彦丞始终都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望着她。他的脸上贴着一块创可贴,是昨天逃跑时的杰作,头发没来得及打理,遮住半个眼睛,没有人看得清他眼里的表情。

    “帅哥,和我结婚,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和我结婚。”谭璇第三次重复同一个要求,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傻气,和当时在黑旅馆里遭遇小混混时的样子完全不同。

    没有了冷傲的气质,只剩下小女孩似的脆弱和无助。

    围观的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真是不认识的,也许还是第一次见面,这女的估计是喝酒喝傻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随便逮住一个男人要求结婚,她受了什么刺激?

    “先生,如果您很困扰,这件事交给我们来处理吧?这位女士真的喝醉酒了,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大堂经理得体地解释,给了江彦丞完美的台阶下,只要江彦丞抽回手,他可以立刻转身离开,谁会去理会一个喝醉了酒的傻女人?

    没有等到江彦丞的回答,谭璇失望下去,眼里隐约有泪:“我太不好是不是?你们都不肯和我结婚……”

    手指一松,预备放开江彦丞的胳膊,又想去抓桌上的红酒杯。

    江彦丞忽然伸出手,将她的手一把攥住,捏得紧紧的。

    “嗯?”谭璇迷离着双眼抬头看他,眼神一片茫然。

    一握手,江彦丞感觉到她的掌心有异样,摊开一看,手掌心都是结痂的伤痕,粗糙得摩擦着他的指尖。他微微使力将她从座椅上拽了起来,谭璇身体不稳,跌伏在他胸口。

    被抱着,谭璇仰头往上看,只看到贴着创可贴的脸,她又笑了,傻子似的问:“你要和我结婚对不对?”

    全程只记得这一件事。

    出乎所有人预料,这一次,江彦丞点了点头,那双半藏在刘海下的眼睛望进她的眼睛,没有躲闪。

    得到肯定答复,谭璇雀跃起来,得寸进尺道:“明天去领证?”

    江彦丞又点了点头。

    谭璇这才满意,一件心事了结了似的,喃喃道:“嗯,我也要结婚了……”

    说完,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伏在男人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她不再闹腾,不再无理取闹,整个餐厅反而诡异地安静了下来,众人已经将注意力从醉酒的谭璇转移到了只会点头的江彦丞身上。

    他到底是走过路过拔剑相助的绅士,还是趁人之危占女孩便宜的混蛋?

    大家有目共睹,女孩长得不错,年纪也轻,经过这么一闹,众人都猜出应是受了情伤,这承诺要给她婚姻的男人靠得住吗?

    大堂经理这时候反而有些同情谭璇,对身边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走过来对江彦丞道:“先生,这位小姐喝醉了,我们送她回房间,先生请继续用餐吧?”

    说得这样清楚,江彦丞却还是没有松开怀里的女孩,她的额头贴着他的颈动脉,这个高度每一次都刚刚好,只是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异样。

    不顾大堂经理等人的追问和建议,江彦丞的手摸上了怀中女孩的额头,一摸之下,眉头皱了起来。

    江彦丞立刻对大堂经理示意,他说不了话,只能动作。

    大堂经理狐疑地伸出手去一摸,顿时懂了:“好烫!她发烧了!快,小程,你去通知医务部,有客人发烧了。”

    江彦丞已经将谭璇抱了起来,他体力还没恢复,虽然她不重,可抱起她的时候还是轻微地摇晃了一下。

    “先生,请跟我来,医务部在八楼。”大堂经理一边给江彦丞指路,一边道:“先生,如果您不方便,可以由我们工作人员将女士送过去,您可以继续用餐。”

    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回应,在众人的眼里,这个一直不说话的怪男人今天打定了主意要做绅士到底了。

    酒店的医务部内,医生给谭璇检查过后,对江彦丞道:“病人家属吗?她身体虚弱,受凉导致发烧,然后又饮用了大量的红酒,应该是酒精过敏。”

    刚才她还好好的,忽然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