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南津城作为锦城的南大门,开车不过一个小时。

    上了高速,谭璇心不在焉,连副驾驶上的那个人都忘了,满脑子只有宋世航的那个消息。

    如果还有挽回的机会,明天就是最后结局,一旦陆翊和谭菲领了证,她不会再和陆翊有任何联系。

    谭家的家教很严,谭璇小时候再疯,可做人的原则始终摆得很正,从不以自己的家世张扬跋扈,唯一的失态都是为了陆翊。

    还要去苦苦哀求陆翊不要分手?还是去哀求六姐谭菲放过她的爱情?

    明明在她和陆翊最甜蜜的那几年,六姐谭菲曾是最耐心的听众,听她将所有和陆翊之间的事喋喋不休地分享。少女情怀总是诗,诗情画意里一边是陆翊,一边是谭菲。一边是爱情,一边是胜过亲情的知心相交。

    因此,在谭璇的潜意识里,六姐谭菲应当是她恋爱过程的见证人,也应当是抚慰者,而不是与她的爱人凑成一对,将她曾经的六年爱恋变成可笑的笑话。

    往事历历在目,她已被亲情和爱情同时丢弃,走不出这个无解的囚笼。

    高速出口处一个转弯,谭璇没看清,副驾驶的男人忙上手帮她急打方向盘,车身颤了颤又恢复了平静,稳稳地向前驶去。

    谭璇吓出一身冷汗,忙将身体坐直,看了眼副驾驶的男人,他目光直视正前方,脸色很平静。

    “谢谢你啊,我有点走神了。”谭璇解释,为了让自己不再分神,她没话找话地和他聊天:“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个男人看着她,没有开口,忽然示意她将手机给他。

    谭璇用指纹解了锁,将手机递给他,这手机风里雨里都经过了,居然还能好好的,也是奇迹。

    手机壳是一只可爱的小黄鸭形状,看这造型,曾经应该是情侣手机壳。

    那个男人手指灵活地翻动,捣鼓了半天手机,忽然手机里一串机械的男声念道:“我叫江彦丞,刚回国不到两个月,一个月前从机场回来遭遇绑架,多谢你经过砚山救了我。”

    那机械的男声一字一顿地说话,听起来一本正经,谭璇想不到他能想出这种办法,把文字转换成声音,也算是代替了他来发声。虽然语调有点好笑。

    “哦,你的嗓子不舒服?是一直这样呢,还是被绑架的这一个月造成的?”谭璇问道。

    江彦丞听完这句话,认真看了谭璇一眼,发觉她是无心提问的,没有歧视的意思,这才低头打字,让软件读出来:“不是天生的,但算是有点病根,小时候说不好话。”

    软件读完这句,江彦丞又去观察了一番谭璇的脸色,她没有任何异常反应,只有一点同情:“好吧,你回了锦城可能需要再去看看医生。言归正传,你家在哪?我应该把你送到哪里去?”

    江彦丞的唇角忽然抿了起来,作为陌生人,她对他没有半点留恋,等不及要和他撇清关系。那些寒暄的问询,不过是为了少一点尴尬。

    他又低头打字,好半天才停手:“我在锦城暂时还没有地方去,出国读书很多年,现在在准备创业。创业不太顺利,合作伙伴半路给我使绊子,出了点状况,后来又不知道怎么就惹上了绑匪,我现在很混乱。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把我送去锦城某个派出所也是可以的。”

    听到“派出所”三个字,谭璇听出男人的语气不太高兴,他在揶揄她把他丢在南津城派出所。

    她自嘲一笑:“没想到你和我一样,我回了锦城也不知道去哪,有家回不了。”

    妈妈住在锦城城西谭家老宅,一大家子都在那,谭家家族虽然庞大,不可能让她流落在外,可失败的谭小七怎么有脸回去?

    “而且,我还不能和你一样去住派出所。”谭璇开玩笑道,又问,“没有朋友同学什么的吗?你一个海归,不至于混得这么惨吧?”

    车驶出了高速出口,一张巨型广告牌竖在那,Fei高定的时尚广告已经无处不在了,广告上的模特身穿大红色高定鱼尾礼服,美艳端庄,动人心魄。

    无论是广播、电视还是广告牌,她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谭菲和陆翊的阴影。谭菲的Fei品牌,似乎也在为首席设计师的婚礼庆祝,这一季打出了“花样年华”的主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