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劝了半天还是劝不住,你奶奶坚持要去南边看你六姐。”林清婉摇了摇头,无奈地轻声道。

    “……哦。”谭璇沉默了几秒,“哦”了一声,趿着拖鞋径直朝床走去,没什么大的反应。

    对于出了事的谭家来说,谭菲这个名字本该是敏感的,很多事情都因谭菲而起,现在烂摊子还没收拾干净,谢灵书最关心的反而还是谭菲,视频通话了还不放心,非得亲眼见到才罢休。

    “小璇,你怎么看?”林清婉难得问起谭璇的意思。

    谭璇钻进了被子里,把手机压在了枕头下面,一脸平静道:“奶奶觉得安心就好了,我不能左右奶奶的想法,但是,说真的,妈,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六姐了。说不恨她,是不可能的,我也……恨我自己……”

    说着,谭璇自嘲一笑:“我今天还上新闻了,特高调,要是奶奶看见,明天肯定又要骂我了。不,不只骂我,肯定还会骂……”

    “江彦丞”三个字她没说出口,心里疼了一下。

    她出现在热搜新闻上,绝不会只是一个人高调,她是江彦丞的前妻,在奶奶的眼里,她的罪就是江彦丞的罪,江彦丞的罪,还是他的罪。

    江彦丞跟她有过婚姻关系,所以他有罪。

    谭璇没继续说下去,垂下眼眸笑了笑:“算了,妈,我先睡了,明天还要继续忙呢。您也早点睡吧。”

    “嗯,睡吧。”林清婉答应了一声,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什么,从谭璇的房间退了出去,顺手把她房门关上。

    “唉——”等到她妈离开,谭璇呼出一口气来,手指在床边敲了敲,像接头暗号似的吸引小丢的注意力:“小丢,上来,到妈妈这里来……”

    自从她离婚,身体又不太好,打针、吃药、伤口未愈,她妈嘴上不说什么,却明显睡不踏实,临睡前一定要来看看她。早上起得早,也要特地上三楼叫她起床、吃早餐。

    正因为这样,谭璇甚至都不知道她妈什么时候会忽然出现,连跟江彦丞联系都鬼鬼祟祟,讲究速战速决。

    身体很疲惫,本该很好眠,可谭璇一整晚没怎么睡着,脑子里反反复复地想着很多东西——

    遥远的旧日时光,面容模糊的旧人,好的坏的,一齐涌上来,最后让她发出叹息的,是江彦丞昨晚那句破天荒的撒娇,那样一个皮糙肉厚流血都不叫一声的人,居然也会撒娇喊疼。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妈妈的声音:“小璇,起来吃早饭了。吃了再睡。”

    “知道了,妈。”谭璇回应着,从床上坐起,视线定格在不远处的照片墙上。

    很多照片她已经撤了下来,找不到一点陆翊存在的影子,留下来的照片里,除了她的亲人,只有那个眼睛藏在刘海里的小哥哥——在某个奇怪的瞬间,她觉得照片里的小哥哥很像江彦丞,这个想法冒出来后,她自己马上又否决了。

    “早上好啊。”谭璇看着照片里永远不会再长大的男孩,轻声笑了下,像过去那些年无数个早晨一样,她跟他打着招呼,且确信他永无回应。

    只是今天早上,她对着照片多补充了一句:“对不起呀,小哥哥,我不是故意那样想的。我只是想起来,第一次看到我家大傻子的时候,他那个样子吧……”

    她怕冒犯了逝者,又改口:“不是说你凶,你一点儿都不凶,他也不凶,就是第一次见面吧,他有点一言难尽……你也是。哈哈哈哈,感觉越描越黑了,我不说了。”

    刚说完,手机一震,谭璇马上拿了起来,躲在被窝里接电话:“喂?江大傻子?”

    电话那头的江彦丞明显一愣:“嗯?怎么才过了一晚上,老公又有新名字了?小宝宝你整天都想什么呢?”

    谭璇一钻进被窝,小丢也跟着钻了进去,两只前爪搭在她的肚子上,找到最舒服的姿势趴着睡,对她手机上的挂坠特感兴趣,时不时伸出爪子挠一下,又探头张嘴就咬。

    谭璇一边挠着小丢的下巴,一边跟江彦丞卖乖:“我还能想什么?想江大傻子啊。”

    江彦丞笑:“老公也想你……已经不疼了,宝宝别担心。”

    谭璇一听他的这句解释,眼眶马上一热,挠小丢的动作也停了。江彦丞这个人永远想得多,说疼果然也只说那么一次,无关痛痒的针孔疼,他才肯撒撒娇,逗一逗她。

    逗她也逗不过几个小时,马上说自己不疼了,就怕她多想。

    “宝宝昨晚睡得好吗?”江彦丞发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