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谭璇用一只手捂住了嘴,连呼吸都停了,她凝视着这张旧照片,直到泪眼朦胧,再也看不清照片上的人……过往江彦丞说的话、做的事,一切让她迷惘不解的部分,忽然全都清晰明了了,包括他飞洛杉矶之前最后说的那句“下次再见吧”。

    下次再见吧……

    “下次”是什么时候?

    照片上的男孩,对她说完这句话,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以为他已经死了十五年……

    可是,原来她在缅怀着他的时候,他已经悄悄地、悄悄地来到了她的身边。

    “好好长大,下次再见吧……”谭璇呢喃着,她已经完全记不清他说话的语气,只记得那个分别的画面——

    头顶初春的微弱阳光,破败的院墙后刚刚抽芽的垂柳,油菜花开在远处的山坡上,空气里有花的香味,男孩的眼睛还是藏在刘海下面,看她时有些微躲闪。

    她记得孤儿院的二楼阳台,一群男孩女孩趴在栏杆上,居高临下地朝他们这里看着,里面有几个身影令她害怕,因为……他们就是把他丢进河里的人。

    “妈妈,我们带小哥哥走,好吗?我们一起回锦城。”她脱口而出,请求妈妈。

    可妈妈摇头,冷静理智,给孤儿院捐了物资,却不能带走任何一个孤儿。

    “那……那舅舅家呢?小哥哥和我大哥一样大,他们会玩得很好的。妈妈……”十岁的她,那样不懂事,为难妈妈,只希望他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小璇,不可以。”妈妈还是摇头。

    “妈妈……”她哭了,无人可以帮他,她只有十岁,只觉得不放心,想拽住他的手。

    男孩的手修长,却并不白皙干净,有多处伤口,因此长了冻疮。她握他的手,他却抽开,藏在了背后,刘海下面的眼睛看着她,说了她和他相遇后第三句话:“我在这……挺好的。”

    声音不大,也不好听,特别哑,好像从出生起,就没有人教过他怎么说话似的。

    他甚至还回头,看了一眼阳台栏杆上看热闹的家伙们,补充了一句:“朋友……闹着玩。”

    已经不记得最后她是怎么离开的,哭了闹了求了,没有用,她还是被带走,他哑着嗓子说了那句道别的话:“好好长大……下次再见吧。”

    他不挥手,也不追她的车,他就站在原地,眼睛藏在刘海下面,长了冻疮的手背在身后,灰色的旧衣服跟那些旧旧的院墙、生了锈的铁栅栏一起,成了谭璇记忆里抹不去的部分。

    还有,孤儿院的铁栅栏外面,那个“嘭”的一声炸出爆米花的老人,佝偻着背收拾他的工具……

    谭璇终于忍不住,缓缓地、缓缓的蹲下身,呜咽着哭出了声:“……为什么不告诉我?”

    江彦丞这个人心肠太狠,从他们再次重逢到分开,一百多天,他从未透露过他是谁,现在一封信道破过往,他的人呢?

    他不见了。

    让她往后余生如何自处?

    不,都是她的错,江彦丞暗示过801有秘密,她怎么可能想得到秘密如此惊人?他在谭家老宅看到自己的照片时,是什么心情?还有,路遥小鬼头当时说了,那张照片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