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出身豪门的小姐,哪怕再不堪,身体有缺陷,情史再混乱,可她的出身摆在那,仍是许多人趋之若鹜的抢手宝贝。

    现在这世道,男人和女人一样现实,与什么样的伴侣结合可以带来最大的利益,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衡量标杆。

    慕少扬通俗易懂地将形势分析透了,即便谭小七父亲早逝,母亲只是平民阶层出身,可她是谭家的骨血,隐形的地位和人脉摆在那,她一回锦城必定炙手可热。

    “喂,阿丞?阿丞?”慕少扬见江彦丞晃神,用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是不是觉得自己捡到了大便宜?快和我说说你用了什么手段把谭小七给弄了,给她下药了?”

    江彦丞的脸色不知为何难看得要命,他没理会慕少扬,大步往刚才下来的电梯口走去。

    说出来谁都不会信,天之骄女的谭家七小姐醉酒,随手拽了一个人就要和他结婚。无论他是哑巴聋子还是瞎子,只要他答应,她就肯投怀送抱。把谭家小七弄到手,就是这样容易。

    容易到令江彦丞暴怒,心上拧成了千千结。

    “喂,阿丞,你去哪?”慕少扬追过去,手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接起来:“周密,你来了?恩,你们家江二少在这呢,快,一楼前台,再迟点跟不上他了!”

    酒店的旋转门转动,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高高瘦瘦的样子,一张娃娃脸,表情却不苟言笑,看起来居然有点反差萌。

    “慕少。”那年轻男人大步跨过去,四下看了看,没找到人,忙问道:“江少呢?”

    慕少扬笑嘻嘻地揽过他的肩膀:“我说周秘书,你这秘书当得好辛苦啊,既要当秘书,又要当司机,还要负责当保镖,你们江少给你开多少工资啊?”

    刚才路人目睹过江彦丞和慕少扬亲亲热热的场面,现在又看到一个西装小鲜肉跑进来,与慕少扬亲密说话,路人表情又微妙起来,议论道:“快看,又来一个小鲜肉,好有型的样子。是不是今天有个Gay派对?要是Gay都长这样,女人可以不用活了。”

    “是不是Gay圈必须有颜值?没有颜值不能出柜?”

    “三个人呢,想玩什么?”

    “……”周密的娃娃脸上写满无奈,却还是没有因为玩笑而笑出来:“慕少,我真的很担心江少在哪。”

    慕少扬一脸嫌弃地将周密放开,叹气道:“唉,你们老板和你一样没有情趣,不过你们老板自从出事以后长了不少见识,也有情趣多了,走,我们跟上去看看。”

    直到上了八楼,进了医务部,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谭璇时,慕少扬的嘴角又抽搐了起来,转头小声对周密道:“你看看你们老板,把人女孩子折腾成这样了,佩服佩服,那得费多大的劲儿啊。”

    周密却绕过慕少扬,朝江彦丞走过去,低声道:“江少,你还好吧?我和夫人都很担心。”

    江彦丞坐在那盯着谭璇的脸,疹子已经消退了不少,但还是能看出来痕迹,听到开门关门的嘈杂,谭璇的眉头皱了一下,睡得并不安稳。

    江彦丞听见周密的话,转头看他,正要起身出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