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思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秦湘见气氛不对劲,语气急切地追问。

    慕思玥看着秦湘一脸担忧,她紧抿着唇,胸口积压愤怒,转头恶狠狠地瞪着慕向雪,她是故意的!

    与陌生男人在酒店里莫名其妙有了一夜,这种丑事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而慕向雪则微扬起唇角,眉目间尽是得意。

    “慕向雪,你最好别让我找到证据!”慕思玥怒不可遏警告一声,那一夜毁了我的生活,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

    慕向雪一脸无辜,“思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们看看这个慕思玥,她越来越没家教,她在外面认识一些地痞流氓以为了不起,她今天早上还在小区门外打架斗殴呢。”

    向雯走出客厅,立即冲上前护着自己女儿,扯着嗓子大骂。

    “你怎么好意思跟我提起陈强的事!!”慕思玥气愤地瞪着向雯。

    如果今天不是齐睿在场,她已经被陈强的人带走了,连性命都保不住。

    向雯一脸尖酸刻薄,“我们为你选这婚事初衷也是为你好,你也知道自己命不好,克夫克亲人……”

    我命不好,我有你这种破亲戚我当然命不好!!慕思玥气得小脸都皱在一起,如果不是碍于对方是自己长辈,她真想骂人。

    一旁的慕老太太一想起慕思玥八字煞命,顿时也老脸就阴沉了下去,“小雪明天订婚,你别在这里煞喜事!”

    慕向雪一副乖巧的模样手顺了顺老人的后背,轻声地劝说着,“奶奶,思玥难得回家,你别骂她,她之前为了还钱陪男人……也不容易……”语气却透着讥讽。

    慕老太太听到还钱陪男人睡这事,更加恼怒,“你在外面跟着那些男人乱七八糟,你跟你妈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别拖累我们家。”

    慕思玥在慕家受气习惯了,不过她最受不了别人说她父母,忍不住反驳,“凭什么说我!”

    “你们私自给我说亲事,用出卖我的礼金给慕向雪置办嫁妆!你们有当我是家人吗?”慕思玥一脸倔强与老太太对视着。

    “你!你还敢反驳,我慕家白养你!”慕老太太抓起桌面一只茶杯狠狠地朝她砸了过去。

    “慕老太太,你血压高,别动怒。”秦湘突然挡在慕思玥身前,扯着笑脸讨好地看着老人。

    “秦湘你让开,别护着她,她就是白眼狼!煞星!你左手截肢都是她克的……”慕老太太一脸怨恨。

    “老太太,那事已经过去了。难得小雪订婚大喜事,别生气,我准备了你爱吃的菜,咱们都去吃饭吧。”

    慕老太太不屑地睨了慕思玥一眼,冷声喝斥一句,“给我规矩点。”

    慕思玥并不想秦湘为难,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饭桌上,慕家的人和乐融融地谈论着慕向雪订婚的事,慕思玥快速地吃完饭后,回了自己房间。

    她低头,手上握着一枚简约铂金戒指,这是齐家给她结婚戒指,繁杂雕刻设计简约。

    她想,她与齐睿结婚的事没有必要跟慕家的人说,反正这些人只会冷嘲热讽……

    慕思玥沉着脸,快速地收拾东西,打算明天天亮就离开这里。

    “慕思玥,你应该有自知之明,慕家没有人欢迎你。还有我希望你别参加我的订婚宴,我跟奶奶说了,你煞气重影响喜事,你最好滚回城东别再回来。”

    房门被人打开,慕向雪衣着名贵雪纺深v露肩长裙,一副高傲模样地走了进来。

    慕思玥将行李箱拉上拉链,直起身子走到她面前,冷笑一声,“慕向雪,你好像很害怕我参加你的订婚宴?”

    “你别乱说。”慕向雪压抑心底紧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