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王梓明傻愣愣地,张晓卉笑着说梓明,我知道你在想,我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告诉你,我脑子没有进水,清醒的很。聘用你做我的助理,是我深思熟虑的事情,不是突发奇想,也不是心血来潮。我之所以愿意在你身上投资,还是刚才说过的话,我相信你会给我百倍千倍的回报。

    王梓明又无话可说了。不能不承认,这个馅饼太诱人了。就他王梓明目前的城府和修养来看,想要拒绝这样的诱惑,实在有点难度。但正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拿了她的钱,哪有不为她出力的道理?只是图画对自己这么器重,如果做了吃里扒外的白眼狼,被图画知道了会是怎样的结局?

    王梓明正在沉思着,听见张晓卉轻轻地说,梓明,你真的要好好考虑,别轻易答应了我日后又觉得掉进了陷阱,也别轻易否定了把带给自己人生转折的机会给白白浪费掉。其实,我把人都给你了,你还担心我害你吗?

    王梓明的心别别地跳了两下,说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自己这块顽石到底值不值得你去费这么大心思。

    张晓卉说我说过不慌的,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决定了的事情。我希望你能静下心来,好好权衡一下其中的利弊,把这个事情想透彻了,再给我答复。

    王梓明用力地点了点头。

    张晓卉喝完了最后一口酒,眼神迷离起来,低低地说梓明,你先坐在这里不动,10分钟后,你到19楼的1909房间找我,我在那里等你。王梓明望着张晓卉高耸的胸和纤细的腰肢,心里明白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心突突地跳了几下,激动地连连咽了几口口水,点头说嗯,你先去吧。

    张晓卉丢给他一个妩媚的笑,抓起自己的包走了。王梓明从后面盯着她圆鼓鼓的屁股和活泼的腰身,刚才喝到肚里的德国黑啤顿时像烧开的水,汩汩地沸腾起来了。

    这10分钟,王梓明觉得比十年都漫长。今晚的一切,对他来说如云里雾里,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让他摇摆不定,拿不定主意。张晓卉这个女人的身体本来就已经让他很痴狂了,没想到今晚,她又抛出了一个让他更痴狂的大馅饼。这一切来的如此突然,放到谁身上谁都会措手不及的。王梓明竭力想把这个事情想清楚,但越想越糊涂,干脆就不去想了,开始专心致志地想起张晓卉那迷人的身体来,一会就把自己想的生机勃勃的了,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好像是听到了冲锋号的战士,昂首挺胸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看看10分钟已经过去了,就精神抖擞的去了1909房间。

    刚走到房间门口,门就开了。张晓卉已经冲了澡,正在擦着头发,她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不由得让王梓明连连抽了几下鼻子,五脏六腑里像吃了人参果似的舒贴。张晓卉脸红扑扑的,卸了装以后的素颜似乎比化了妆还要性感,让王梓明喜欢的不行,上去一把满满就抱住了她,两人的舌头立刻就搅到了一起。王梓明品咂着她的丁香,又闻到一股咖啡的香味,就说你做咖啡了?张晓卉才记起来说呀,我忘了厨房还烧着咖啡呢,你先去洗澡。说完放开王梓明,跑进厨房去了。

    王梓明刚才只顾看张晓卉,没顾上看房间,这会放眼一看,呀地一声惊呆了。原来这是一套总统套间。他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打量着这传说中的总统套房,心里暗暗惊叹这房间装饰的奢华。就见地上铺着厚厚的纯羊绒地毯,客厅、餐厅、书房、卧室、厨房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私人健身处所,备有脚踏车和几个叫不上名的瘦身训练器械。屋内色调明快并配有赏心悦目的花卉植物,所有的家具全部是进口的。带给人视觉冲击的,是卧室里那张巨大的床,床头和床脚全部是镀金的,看上去富丽堂皇,很有点欧洲的宫廷味道。

    王梓明正在大开着眼界,张晓卉从厨房里出来叫他,梓明,怎么还不去洗澡啊,衣柜里面有睡衣的,尽管穿好了,都是新的。王梓明这才缓过神来,换了睡衣去浴室洗澡。进了浴室,才明白外面的陈设还算不上豪华,这个浴室才是最让人惊叹的所在。但见宽敞的浴室里,地上和墙上铺着光亮白色云石,中央是一个豪华的双人按摩型浴缸。浴室内所有的水龙头都是镀金的,就连那白的刺眼的座便上都布满了金色的按钮,也不知道都是干什么用的。浴室的墙上,镶嵌着液晶电视机,正在播放着热带海滩的异域风情,满是身着比基尼的外国美女。最里面的那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